揭秘:GIANT Glory战车上的“黑匣子”

2017年08月02日 11:05:00
18505 2

在毫秒必争的速降世界杯赛场上,除了车手在技术水平上的竞争之外,器材装备的竞赛也发生在每一场比赛中,器材的选择、整车的调教都对最终的比赛结果有着决定性的影响,车队技师和车手们也在寻求力争能跑得更快的设定。在讲求科学化、数据化的今天,如果仅仅依靠车手的“感觉”来设定关键参数,难免会出现差错。而我们经常会看到车手战车上的那些“黑匣子”正是用作记录数据、提供精准信息以便技师做精准调校的秘密武器。

今天我们就走进Giant车队大本营,看看车队技师Dave Garland如何通过那些神秘黑匣子来对Giant Glory Advanced进行调校。

“这套数据监测系统最早在2008年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时我开始密切关注自行车各零部件间的关系”Garland 强调自行车上的每一个部件都有着相互的联系,从而影响整体。了解这些组件之间如何相互关联,如何调整改变这几个百分点设定值,需要的不仅仅是微妙的感觉和良好的车手反馈。“这个周末的比赛就是很好的例子,跑出同样速度的车手至少有15个——在竞争如此激烈的赛场上,你会觉得仅凭自己的经验已经无法再做出更优的调整,你更不可能靠猜测来完成工作。你必须要有一个精确的东西来告诉你该怎么做。”

这个东西就是人类科技集大成者——电脑。

Garland在Glory上安装了一系列的紧凑的微型传感器,分别用来测量后轮轴位置(他表示监控后轮车轴会比直接测量避震器更有效果),车轮抱死传感器,同样可以测量车轮速度,测量整车横向/纵向移动的传感器,制动压力传感器。所有的这些传感器都是技师Garland为速降比赛特别定制的传感器。

“我庆幸自己曾用那些遥控监测设备,参与高水平的赛车运动中,但那样的设备对自行车来说应该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它实在太大了,而且会产生出太多我们并不需要的数据。”所以在三年前我开始试图寻找一套测量我需要的数据,让车手可以骑得更快的系统监控设备。现在Glory上这一套系统就是我需要全部。这一套系统经过升级迭代日趋完善,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套检测系统,我的软件工程师可以对其进行不断的升级。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当有人提到检测设备时,你可能会想到那些避震系统上安装的“小盒子”或是绑在下管的“大箱子”,通过杂乱的走线与自行车相连接。但可以看到的是Garland的这一套系统十分整洁,并且,它同样检测更多前叉和避震器的动作。“你可以看到很多其他车队的系统都基于避震设计,这是相当正确的思路——因为悬挂必须正常工作。但速降是极其特殊的运动,没有固定的参数可考,所有的一切都随时会改变。我发现近年来,不管实际是胎压问题还是过度使用组件而导致的失败,人们似乎总是将问题归咎于避震调教。当然避震必须发挥它的作用,但避震再重要也只是自行车的一部分。”

最终的目标是控制最大化,Garland相信,要达到这样的目标他不仅仅需要知道前叉和后避震在做什么。前/后和横向传感器,固定在车架上而非避震器,如果监测到的数据显示偏移量过大,则可能表明过高的弹簧比率或过度的压缩阻尼。车轮抱死传感器则经常告诉技师车手在刹车制动上过于频繁或者刹车调教偏硬,这对速降山地车制动有着巨大的影响。“这有助于车手理解到底在哪里需要让自行车做更多,在正确的制动区进行刹车,让山地车用最合适的角度快速通过转弯。

“因为众所周知,如果你在转弯处刹车太过,车子就不会产生最有效的角度顺畅出弯。”定义制动区似乎并不只在赛车运动中有用,同样适用于速降运动。

说到制动,当车手拉下手柄时,制动压力传感器不会说谎。“在冬季测试过程中,我们发现职业速降车手因为长期骑车的习惯使然,经常会无意识的触动手柄进行刹车,这源于长久练习之后的肌肉记忆。”测试显示在20、30、40、50 bar的制动压力下,车手都说自己并没有刹车,很简单,他们的手指一直在刹车手柄上,这是一个潜意识的动作。越多的刹车就意味着越低的速度,反之亦然。所以,毫无疑问团队成员都在致力于制动力的平衡之中。

还有后轴传感器,用来测量后轮的位置。技师Garland表示这是一个比直接安置在后避震更有效的监测方案。Garland特别关注前后悬挂在行程范围内的变化高度。“我们需要将两者调整至平衡状态,”一个避震设定不平衡的战车势必会要求车手更多的调整分布自己的身体重心。

速降山地车的关键点就在于此,如果你的悬挂设定正确,那只要身体身体保持平衡姿态,你就像是在驾驶一艘船一样平稳。你不需要再做太大的动作进行调整(在多数稳定情况下)。 你可以看到车手会在车上保持平衡姿态,而没必要经常做身体矫正来调整山地车。Garland相信如此的平衡调校会产生操控性,操控性则是变快的关键所在:你必须创造出更多的可控制性以增加车手的自信。每一项设定都是为尽可能地增加车手对车的控制,以确保前后都是非常平衡的。

然而每个世界杯比赛的周末都是忙碌而短暂的,被用于练习和测试调试车辆设置的时间非常有限。因此Garland的整套遥控监测系统必须可以有效工作,并且设定易于理解的指标方便调整。一名车手可能最多练习8~9次,这意味着所有的数据必须简单易懂。“需要注意的是,这只是一套监测系统,不会解决你遇到的所有问题,但是可以帮助你很快得进行正确的设定调整。”

系统在电脑上显示容易理解的指标和监测到的所有数据,车手和技师很容易根据显示的数据进行有效沟通。“在下降过程中,很多组件都是收缩的,我的意思是轮子是产生角速度重要的组件,如果避震非常的僵硬,然后你还期望轮胎做所有的工作,然而它却不能,它需要其它组件来帮助。”Garland强调各部件间的联系,“横向和纵向的运动调优,我一直在做这种调优,其中辐条张力是你可以做出调整最重要的一种方式之一。”

但是Garland并不盲信电脑,车手的感觉同样重要:我们还有镜头会记录下赛道情况,不过有价值的依然是车手给你的反馈。你可以将这些数据画在一张纸上,然后可以迅速和有效率地进行战车调试工作。

尽管在这个赛季已经有不少厂家已经转向开发29er速降山地车,但Giant依然是27.5坚定的守护者(至少在这个赛季)。 Garland仍期待通过他的远程监控系统可以达到战车的最优调节,虽然他认为当前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些山地车全都是27.5轮径的,在我的印象中,它现在可能有点“短”了,我们也确实该对它进行二次“革命”了。你知道的,26er在过去的四五年李可能进行了15次的技术革命。现在我们的27.5一样能做29er做的事。显然,29er在某些情况下确实相对简单,但从我观察来看,在未来轮径之争将会非常激烈,在这个周末我们已经初见端倪。”最后技师援引艾伦·格温刚刚用27.5拿下冠军举例证明这个结论。


APP下载【get】,微信公众号:【get运动潮流】,扫码带您进入Sneaker、时尚潮流最前线,更有免费球鞋真假鉴定服务等您来体验!

注册或登录get帐号即可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 春郭  2017-08-02 18:57:47

    很彪悍

  • nsbaini110  2017-08-02 14:00:09

    有什么作用那